交際無能

關於部落格
  • 2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邪の看病


將看到一半的書頁夾上書籤闔起,連著下次文學課需要繳交的作業一起整理好擱置在書桌的一角。伊迪亞整理著桌上研讀過後的凌亂現象後,站了起來,並看了眼時鐘。離約好的時間尚有一段充裕的時間,但為早點過去,因此提前離開候選人的宅邸。離開前,伊迪亞順手將總是忘東忘西的培養人的備忘錄用力的貼在醒目的地方,希望那位溫柔的老師不要又忘記重要的東西,能多少看看這些備忘錄。

「咳...」將哽在咽喉處那不太舒服的氣咳了出來,伊迪亞下意識的遠離人多的地方,不過他並沒有把不舒服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快步的朝著目的地走去。

和看門的侍衛們說明來意,並被帶到接待廳後,伊迪亞閉上眼緩緩的吐出一口氣,頓時梗在胸口的不適感稍微緩和了點,但是仍揮散不去,暈眩的感覺也越加嚴重。

「伊迪亞少爺...少主請您到書房一趟」管家杜雷對著難得在發呆的魔族候選人說著。

對於伊迪亞,杜雷並沒有帶有太多的厭惡,即使這孩子雖然身上帶著魔族最高刑罰的印記,但本性並不是什麼壞孩子,而且叛變的事情發生之時,他尚未出生。
只能說上一代的恩恩怨怨禍延子孫了

看著那孩子恭敬的向他道謝然後離開,老管家默默的點頭後便又繼續回到工作崗位忙自己的事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孩子好像臉色比平常來的差的樣子。

輕敲著木門,從裡面傳來的聲音有點遙遠,不過伊迪亞沒放在心上默默的打開門。就像平常一樣,報告著最近的學習內容與狀況,以及一些關於其他候選人或是三界城的消息,伊迪亞淡笑著向坐在書桌後批閱公文的奧利維一一報告,這是每個月來的例行公事,原因則是為了讓奧利維知道近況。

雖然還是有點不同的感情,不過伊迪亞還是笑著,默默的和那位在他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的人保持距離。即使對方並不在意自己的身分,但是於情於理,伊迪亞對於那道跨不去的關係線還是清楚知道的。

不能越舉、不能過分,對方只是認為自己是個前人恩怨下的受害者。因此才帶他出來的,即使心中曾閃過為什麼是赦免他而不是其他人,不過總在想到的下秒,選擇將這個問題遺忘,或許是不想知道真正的答案,所以才會一直用這種縮頭烏龜的態度想著吧。

「.....伊迪亞。」

出現在眼前的是對方略顯擔心的臉,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來到面前。

是什麼時候,還有對方說了什麼,伊迪亞並不記得,因為下秒他看到眼前一片黑暗

---

從剛剛對方一進來,就覺得的對方有些不對勁,甚至還有恍神的跡象,沒想到一走過去對方就無預警的向前倒下,體溫還高的異常。明明是在醫館學習的確如此不懂得如何照顧自己,連染了風寒都不知道

奧利維嘆了口氣,將蓋在對方額上的毛巾拿起,浸入冰水中。再將折好的毛巾蓋回去時,對方的體溫仍沒有下降,反而有升高的趨向。

「少主...安娜貝爾小姐來了。」

「請她進來」

「是」

「晚上好,奧利維殿下,不好意思讓你幫忙照顧伊迪亞。」安娜貝爾帶著一絲苦惱的笑意,看著正在照顧伊迪亞的奧利維。

原本早上出門前就想說要去看看伊迪亞,結果沒想到對方竟然跑出去了,而自己也忘記這回事,真的是很不稱職的指導者。

「不會,先幫他看看吧。」

-----

「伊迪亞他只是染上風寒,多休息就好了,那我先帶伊迪亞回去吧。」看完診,也讓伊迪亞稍微退燒了。安娜貝爾轉身向一直留在原地,難得沒有離開的忙碌蘭蒂家家主說著。

「......不用帶回去了,讓他在這邊休息」

「耶?」原本正在收拾的手停下,安娜貝爾一臉困惑的看向奧利維。

「......既然還在生病,就先讓他躺著吧。」

「...可是照顧的話...」

「...沒關係,我來。」

看著對方雖然沒表示什麼,不過語氣中的堅持又讓安娜貝爾不知該說什麼,只能點頭把自家徒兒留下。

再次掙開眼,映入眼前的是不太熟悉的天花板。伊迪亞愣愣的躺著,瞪著,不斷回憶到底為什麼會在不認識的地方。

「醒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還有眼熟到不行的人出現在身旁,腦袋仍是一片空白的伊迪亞傻傻的瞪大著眼睛,該不會是生病燒到腦袋壞掉出現幻影了吧?為什麼少主會在這裡?

「腦袋還沒轉回來嗎?」奧利維一邊看著難得沒有像平常一樣內儉,反倒是傻的一愣一愣的伊迪亞,小小的笑了一下。惹得終於回復正常思考的伊迪亞不好意思的臉紅著

「...我...怎麼會在這裡?」

「你染到風寒又沒有休息所以昏倒了」奧利維一邊說著,一邊坐到床邊手撫著伊迪亞的額頭,試試看退燒了沒。

「...恩...那燒退了,我也該告辭了....」因為對方突如其來親暱的動作,伊迪亞有點不習慣的笑著,身體則慢慢的想離開床上。

「你身體還沒好就要下床亂走?」奧利維不自覺的斥責,一股細微的不快感在伊迪亞小小的退卻舉動中油然而生。

「不...我想...不用讓少主這樣麻煩......」伊迪亞小心翼翼、慎選措辭般的回應著,但對方的眉間卻跟著他的話收緊。

幾聲響亮的敲門打斷了兩人之間冷凝的氣氛。杜雷一邊打開門,一邊說了句打擾了就走了進來,對於兩人間的不自然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手上拿著一套衣服和一些盥洗用具。

「伊迪亞少爺,您發燒流了一身汗,不如今天先在蘭蒂家過夜吧?不然提早回去安娜貝爾小姐也只會擔心的。」杜雷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一旁的少主人。

「而且我想少主也不會介意的。」

「.....我知道了。」

笑的有點僵硬的把東西接過,伊迪亞慢慢的從床上下來,刻意不去看奧利維的表情,畢竟剛剛似乎惹了對方不高興...究竟是哪個地方說錯了?

--------

跟著杜雷走著,伊迪亞沒有注意到週遭的樣子,等到對方停下後,伊迪亞才注意到這不是以前在蘭蒂家所去過的澡堂。

「現在伊迪亞少爺畢竟已經不是奴僕身份了,當然不能帶您到那地方去。」這是對方給的回答。

脫下有些半乾的衣服,簡單的沖洗過後,伊迪亞走進一旁的浴池泡著。想著剛剛少主語中的態度,讓他有些不解。因為不想給對方添麻煩,也不想造成對方的困擾,還有就是...為了那不能說的感情,因此選擇不要在太過靠近的地方。但是為什麼...?

------

看了眼掛在壁上的時鐘,奧利維默默的嘆了口氣在讓杜雷把伊迪亞帶下去後,他又回到書房內批閱還沒閱讀完畢的公文,可是不管怎麼看怎麼集中仍然心浮氣躁,一個字也看不下去。

最後,奧利維還是放下了手中的公文,離開了書房。既然什麼都看不下去,那繼續坐著也不會有進度,不如早些就寢。

「少主。」剛從另一處做完公事回來的杜雷,在看到奧利維正準備往私人的浴室走去便下意識的喚住對方。

「什麼事?」

「等等您遇到伊迪亞少爺,請告訴他到客房休息。」

「我知道了。」

與杜雷交談完,奧利維便繼續走著,但在打開浴室門口後發現了一絲不對勁,似乎有人到過這裡。而通向浴池的門並沒有被闔上,露出了缺口。放下了手中的衣服,奧利維將浴池的門拉開,只見池裡的某人正靠著池旁的石頭,貌似睡著了。

反手將門關上,奧利維一邊梳洗著,一邊看著仍舊睡著的人,直到奧利維準備離開了,對方仍沒有清醒的跡象。嘆了口氣,以及一股沒有自察覺的感覺。奧利維走到了池邊,輕輕的拍了拍伊迪亞的臉頰。只見對方瞇了瞇眼仍沒有清醒,反到蹭了蹭奧利維的手,像隻畏冷的貓。

「伊迪亞,別睡在這裡。」輕聲呼喚著對方,手指則下意識的撫過對方臉上那道代表魔族最高罪犯的烙印。

諾曼家族的叛變,或許有跡可循,但仍令魔族貴族們措手不及,包含蘭蒂家族亦是......好友的隱憂之言猶在耳旁,但是當初的他仍是選擇了伊迪亞,原因則連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讓伊迪亞離開那裡。

見伊迪亞沒有清醒的意思,奧利維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將對方從浴池裡抱了起來並用大浴巾包著以免著涼。就這樣帶著他回到了自個兒的寢室,而剛剛的問題,以後再想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