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際無能

關於部落格
  • 2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犽00

 
 
  震震刺骨寒風颯颯在如雪白地毯般的山谷之中,高處細松枝的末梢支撐不住厚厚積雪的重量,遞了低頭的散下片片雪花。拖著十分沉重的腳步走在雪地中,身穿防雪又保暖的斗篷的青年抬起了裹在防風帽下的頭,一雙銳利的藍紫色鳳眼為唯一瞇。青年將保暖口鼻的裹布又拉高一點,才繼續走向不遠處被白雪覆蓋的幕色小屋前進。
  
  書本的翻閱聲細小的迴盪在小木屋裡,配合著的是火爐裡不時傳來的然後的聲音,坐在火爐旁的老人正慢慢的翻動著書頁。掛在牆上的木鐘指針緩緩的指向午夜十二點,報時的聲音響起後,老人抬頭看向了木鐘,爾後闔上手中的書,準備起身回房。
  
  “咚!咚!”
  
  老人停下回房的動作,皺眉看向了緊閉的大門。
  
  “咚!咚!咚!”
  
  敲門聲又響,老人嘆了口氣後走向大門,一一解開了門上的門鎖與木栓,略一施力的將木門向後拉開,屋外的寒氣頓時竄了近來,挾帶著些許的雪花。站在門外的青年伸手將臉上的裹布拉下,原本冷傲的臉再看到老人後露出了親切的笑容。
  
  「文叔,又來打擾了!」青年笑著對面無表情的老人道。
  
  老人蒼老的眼看了下青年,隨後側過身讓出一條空間讓青年進入,待青年進入後,老人再度將門鎖鎖回,而青年則把披風掛在一旁的衣架上後,被坐到爐火旁的矮木椅烤火,順便等待著老人。
  
  「臭小鬼,選在這種天氣來做什麼?」又坐回火爐旁位子的老人用沙啞的聲音問道。
  
  「來看看文叔您老人家啊!您一個人住山上,難得有我這小鬼年年來拜訪,才不會讓您待著無聊。」
  
  「少說好話,就算你不來也會有別人來。這次來到底要做什麼?」
  
  青年笑了笑,從一旁的包袱中翻找出一本封皮損破的書籍,封面上隱隱約約有一排模糊不清的文字,似乎是這本書的書名。
  
  「這是我上個禮拜在爸爸的書房內偶然找到的,可是內容掉了好幾頁,因為不好意思問爸爸,所以就拿來文叔你這邊了。」
  
  「.......你確定你不是為了不被罵才不問的嗎?」老人斜眼看著青年,一臉不相信青年的說詞。似乎是被看破心事,青年尷尬的回了老人一個笑容。
  
  「哈哈...呃...總之那個不重要啦。對了這本書裡面有一個名字被重複提出了好幾次...」青年像逃避話題般的翻開書,唸出了一個名字,原本半躺在椅上的老人在聽見名字後,驚訝的坐直還嚇了青年一跳。
  
  「祭焰,書給我!」
  
  看到老人如此反應,青年沒多說什麼的把書遞上,老人接過書後便一臉嚴肅的翻著書,大略看完後老人闔上書本,皺眉沉思。一旁的青年雖百思不解,但他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待老人開口。
  
  「祭焰。」
  
  「?」
  
  「你真的想要知道這本書的內容和缺頁的部份?」
  
  像是確認一般,老人十分嚴肅的對青年說著,眼神中還帶了抹複雜的情緒。
  
  「我...雖然不是很確定,但是這本書裡面好像有很多父親不願意告訴我的事,所以我才想要把這本書的內容搞清楚,雖然父親沒有說什麼,但我總覺得我的事情並不是像父親說的那麼簡單,所以文叔,請你告訴我這本書的故事。」
  
  老人聽著青年十分認真的回答,那雙和他母親十分相似的眼睛卻閃耀著那個人才有的神色。嘆了口氣,老人將書拿在手中站了起來。
  
  「明天早上,我們再來討論這個故事吧。」
  
  老人沒再看向青年,轉身往寢室的方向走去,一句若有似無的呢喃則消逝在空氣中。
  
  「還是要面對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