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際無能

關於部落格
  • 2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犽01

 月色入夜,陣陣寒風宛若立可刺骨般吹拂在被皚皚白雪覆蓋的雪之國「月犽」。位於寒氣中心的首都「曜雂」更是奇寒無比。但是城裡的燈火卻比平常燃燒得更加旺盛,似乎能驅走寒氣般,原因無他,在這個以水晶、珠寶等礦產聞名的城鎮,只要一到四年一次的特殊節日「神之日」,便會熱熱鬧鬧的狂歡四日,而在這個時後出生的孩子,便稱做「神之子」
 
 
再次眨了眨那雙翠綠色的大眼,今年剛滿八歲的月犽國十五皇女龍雪雁正因被感無聊而望著聽內那好似到頂的賀歲禮品,件件包裝華貴精美的禮物在聽內溫暖爐火的照耀下,有些不怎麼真實。
 
將裹住自己的純白大氅弄得更緊密一點,雪雁小小的身子整個縮進寬大的黑色雕花木椅中,縮著頸子,雪雁懷抱著今年母親怕她受寒而特別訂製的懷爐,一臉呆愣的繼續看著禮物堆。
 
原本和雪雁說著故事的母親現下正去外廳招呼從南邊大城「郹城」來到此地的阿姨及表弟,而原本每晚都會等她睡著後才離開的奶娘早在三天前就請假回家過節去了,雖然在她回去之前有先送了一只精緻的手縫彩布娃娃給她做生日禮物,但雪雁還是覺得十分無聊。
 
「為什麼夏塵哥哥不能來找我呢?」
 
拉回呆愣的盯著禮物的視線與思緒,雪雁望向應該緊閉的廳門,此刻門卻虛掩著,而門後有一個小小的身影正朝著裡面探頭探腦的,一雙比女孩子更顯可愛的翡翠色大眼不時朝著那座禮物山望去。歪了歪頭,雪雁原本緊閉的嘴彎成弧形,她突然想到一個有趣的提議。
 
「進來陪我玩,好不好?」
 
努力放大因寒氣而有些緊縮的聲音,雪雁向門外那似乎不太敢進來的孩子喊到。那孩子聽見聲音,驚訝的縮回門後,又偷偷的探頭看著。
 
「外面冷著呢!你不進來嗎?」
 
雪雁再次向門外道,似乎是真的被外頭的氣候凍冷,孩子努力的推開對他來說十分笨重的木門,小心翼翼的跨過門檻,步伐小小不穩的向著雪雁走去,模樣十足的逗趣可愛。在溫暖的火光照映下,相貌美麗的孩子宛若一個精雕細緻的陶瓷娃娃般令人驚嘆與喜愛。
 
「你叫什麼名字?」
 
將孩子拉上寬大的木椅,並將他一同裹進溫暖的大氅之中,雪雁問著因寒氣而臉部紅潤的孩子。
 
「楓。」自稱楓的孩子用著稚嫩且甜膩的聲音,一臉認真的回答雪雁的問題,但看在雪雁眼裡只是更顯得孩子的可愛。
 
「我叫雪雁!龍‧雪‧雁!」雪雁一字一句慢慢的念給孩子聽。
 
楓一開始還有些口齒不清的重複著,但在雪雁慢而認真的教導下,漸漸念的晚整,雖然音還有些不對。
 
就這樣,兩個初次認識的孩子便快樂的玩著,直到一陣急躁的腳步聲傳來,原本因楓的關係而虛掩的門霍地打開,一名美麗的女子一臉慌張的走進,在看到雪雁身旁的楓時頓時鬆了口氣,並面帶喜色的抱住孩子,而隨後跟著進來的另一位女子也就是雪雁的母親,藍芸,慢慢的走了進來並關上身後的木門。
 
「玥兒,你嚇到雪雁了。」藍芸對著心情激動的胞妹藍玥道。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藍玥尷尬的抱起還不很瞭解狀況的楓,坐到側邊的位子上。
 
「雪雁,這位是你的阿姨,藍玥和表弟慕楓。」
 
「阿姨好。」雪雁說著,藍玥對著雪雁笑了一下後又轉向兒子說了些話。
 
突然門外傳來了一陣叩門聲,隨後門又被打開,一名比雪雁大不了多少的少女走了進來,她身著一襲淡青色的厚重外袍內襯著樣式簡單的衣氅,圍著如火焰般艷紅的獸皮圍巾。少女一臉冷漠也可說是面無表情般的走了進來,隨著冷風吹進而舞動的淡藍色長髮在火光下透了點淡淡的銀,為少女又增添了一番冰冷的感覺。隨著少女進來的侍女回身關上木門後便退到一旁待命著。
 
「母親、阿姨、皇妹,晚上好。」少女對著廳中的人簡單的打了招呼,而藍玥懷中顯然快睡著的表弟,少女便略過了。對於少女的行禮,藍芸簡單的說了幾句話,而藍玥則回以有些靦腆的笑容。
 
「皇姊晚上安好,您有什麼事嗎?」雪雁有些戰戰兢兢的說到,還不自覺又用了敬語。對於這個只大了她三歲的親姊,雪雁總帶著一些又敬又怕的感覺,說話做事都不自覺小心翼翼起來。
 
「我還沒送皇妹妳禮物呢。」少女,也就是月犽國的七皇女龍冰炎淡淡的說著。
 
「啊!十五皇女我也還沒送您賀禮!」聽到龍冰炎的話,藍玥像是想起什麼的驚呼。
 
「沒關係,阿姨和楓遠道而來拜訪,我就很高興了。」
 
「不不,怎麼能這麼說呢!您等等,我馬上拿來。」語畢,藍玥匆匆的起身,急著到客房去,另一邊的藍芸嘆了口氣站了起來追著胞妹離開。
 
看著匆匆的來匆匆的走的阿姨與母親,雪雁調回視線看向仍然在坐的姊姊。對方正不急不徐的喝著侍女送上來的熱茶,而雪雁也因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傻楞楞的待在椅上,雙眼則又飄向禮物堆,就是不敢看自家親姊。
 
「皇姊能請人送禮物過來就可以了,不用這樣親自跑一趟。」向其他皇子皇女一般。
沉默良久,雪雁小聲的開口打破氣氛,而坐在客座上的冰炎正喝著茶,不過挑起的眉看出對方有將雪雁的話聽進去。
 
「不。」對方緊閉的雙唇冷冷的吐出一個字,而那雙如被冰封的火焰雙眼撇向了雪雁,那眼神讓穿著大量保暖衣物的雪雁一瞬間感到冰一般的氣息。
 
沒有理會坐在位子上又呆住的妹妹,冰炎招手讓侍女端上一個暗紅色約巴掌大的小盒子。「這個東西親自拿來比較好。」
 
雪雁諾諾的接過盒子慢慢打開,裡面躺著水滴型的純色水晶鍊墜,在紅色的襯托下有種白裡透紅的感覺。雖然雪雁還沒有打開禮物山的任何一件,但是就母親的說法大多都是衣飾之類的女孩子會用的東西,頂多再加些女孩子該用到的東西。因此對於冷漠的姊姊突然親自來送這種小飾品,不管是現在還是多年後的雪雁都無法理解。
 
「不要弄掉了。」說著這句話的姊姊沒有再多說些另外的話便離開了,對雪雁來說就像是故事中突然的插曲,在很久很久以後的某個特別時候,才又想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