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際無能

關於部落格
  • 2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國01

 01
 
法法依洛德大陸外,廣闊的海洋的另一頭,有著足以與之並稱的大陸─坦納比亞。兩塊大陸上的人都互稱對方為異陸者,而故事,正發生在坦納比亞的南方大國『夜國』......
 
「公主殿下,二王子殿下請您立刻到書房一趟。」
 
二哥派來的侍者用著不快不慢的語調對我說著,哪種語調不禁讓剛起床的我有些昏昏欲睡。我一邊讓其他侍女服飾著穿上衣服,一邊抓回思緒。
 
恩...大家應該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愛莉雅‧佛羅倫斯,是『夜國』的小公主,我上面有目前正在當代理國王的大哥默恩和掌管國家財務外交的二哥賈迪。而我所在的夜國位於整個坦納比亞大陸的西南端,是個夜比晝長的國家,夜晚漫長的程度甚至到了冬季只有四小時是白晝,不過因為人民樂天知命,國王皇后親民愛物,所以也可以算是十分繁榮和平、國泰民安。
 
「我知道了,你先回報二王子殿下,我稍後便過去。」
 
看著侍者離去後,我也準備的差不多了。離開屬於我的樓塔,我朝著與書房完全相反的方向─也就是飯廳─走去,沿路上心情愉悅的輕哼著小曲。聽說今天早膳的內容是利用從異陸而來一種叫做『米』的食材所做的一系列料理,不知道味道如何?所以在去見二哥之前先去填飽我小小的胃比較重要,管他是不是急事還是什麼......
 
 
「早!小妹,妳也來吃早餐啊。」
 
「早安,愛莉亞。」
 
「......」我一臉愣住的站在飯廳門口,看著正坐在餐桌前的二位哥哥。剛剛不是有人要我立刻去書房的嗎?!你竟然在這裡吃早餐?!我...我...還好我沒先去書房。
 
「...早安,二位哥哥...你們...正在吃早餐?」還沒從驚訝中回復的我愣愣的向自從父王母后離家出走後總是忙到不見人影的大哥和總是在算計人家的二哥傻傻的提問。
 
「早上來飯廳當然是來吃早餐,你睡到腦袋壞掉了嗎?」
 
「......嗯。」
 
看著正一臉悠哉還吐槽我的二哥和少言(或是無話可說?)的大哥,從驚訝中回神過來的我走向侍從拉開的位子上並坐下,而早膳立即端了上來。內容是一碗我不知道該如何稱呼的貌似是用米做的食物,和一些當季的清淡料理擺放在一起,不知道味道如何?
 
「不,我是指真難得看到二位哥哥有時間在飯廳優閒的吃著早餐。」露出微笑,我修改了一下剛剛的句子,順便吃了一口早餐...該說奇妙還是什麼?『米』有著好特別的味道,不過不難吃就是了。
 
「偶爾也是要休息一下,才能繼續工作,你說是吧?大哥。」二哥笑著回答,似乎還沒有離開的打算,而大哥沒有回答而是在侍者們收下空盤後默默起身離席,不過在他離開前斜眼看了我一眼,...我最近應該很安分守己啊?
 
「說到這裡,既然小妹妳剛好來了,那我們就直接在這裡把話說一說吧。」二哥換了個他覺得比較舒服的姿勢,並招來侍者交代了幾句話,貌似是去拿東西...的樣子?
 
「哥哥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和我說的嗎?」咬下一口煎得剛好的肉排,並細嚼慢嚥的吃下,我低著頭貌似專心在吃飯的樣子開口問到,絕對不是怕被發現什麼事。
 
「聽下人們說,妳最近老是不知道在做什麼,有時都找不到人,是在做什麼不能讓哥哥們知道的事嗎?」單刀直入的話讓我頓了一下吃飯的動作。
 
「怎麼會呢?愛莉雅只是稍微離開了下僕人們緊迫盯人的視線而已,並沒有做什麼啊。」我帶著虛偽的連我自己都想吐的笑容回答二哥。
 
而對方指是笑笑,既沒回話的意思,也似乎沒有打算放過我的意思。而這時剛剛被二哥遣走的僕人抱著一包東西從外邊回來,我因好奇看了眼那包東西,怎麼越看越像......應該不可能吧?不,絕對不可能!!看著我的表情,二哥依舊笑得十分愉悅。
 
「這‧樣‧啊。對了,這包東西是下人們找到的東西,我還沒看過呢。小妹要不要也瞧瞧?」
 
最好是下人們找到的!?明明就是你挖出來的不要給我牽拖!!我一臉驚恐加驚怒的表情狠狠的瞪著眼前的布包和笑的一臉欠揍的二哥。......該不會剛剛大哥在離開前看我一眼就為了這個?可惡,被擺了一道嗎......
 
「你們都先下去。」遣退了僕人們,我換上了一臉冷漠的表情抬頭看著二哥。
 
「小妹對這包東西應該不陌生吧?」二哥看著人都退下後,仍舊笑容不減的看著我。
 
「怎麼會陌生呢。」我咬著牙,硬擠出聲音回答。我的東西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想也是,所以小妹,妳最近在忙什麼?」二哥笑容不變的又問了我一次。
 
「......就像哥哥你看到的,不過在準備逃家罷了。」父王母后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身為幾乎是裝飾用的公主兼米蟲,做個逃家舉動多少可以減輕負擔吧。
 
「呵呵,逃家的話也要有正當理由啊,妳都不知道大哥看到這包東西時的臉有多精彩。」
 
我當然知道大哥的臉會怎樣精彩,如果你不去挖出來的話大哥的臉也不會精‧彩。「所以二哥你的意思是反對我外出見識嗎?」我問。
 
「沒有啊,畢竟你逃家的話國家可以少養一個米蟲,何樂而不為呢?只是身為一國公主,做出如此行為實在是有違公主的身分。」而且國王皇后逃家了再加一個公主不就整個王室都準備逃家了?
 
「那是大哥反對嗎?」
 
二哥淡笑不語得看著我......不能去你就直說就好了阿混蛋!
 
「也不是說反對啦...不然這樣吧,小妹要不要跟我做場交易?」二哥用著他標準的狐狸笑臉問著我。
 
「交易?」你想幹嘛?我一臉警戒的看著剛剛才給我洗三溫暖的陰險哥哥。
 
「就是我讓你有理由出去,而你出去時順便去幫我辦件事。如何?不錯的交易吧?」二哥攤手笑著跟我說。
 
......「什麼樣的事?」你最好不要陰我。
 
「就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