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際無能

關於部落格
  • 23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國02

 叩叩叩的敲門聲撞擊在木門上,在隔音特差附近特吵的小旅店內格外的突兀,嘛...大概是送東西吧?我抬起深埋在枕上的頭,瞇著眼看著木門三秒後又咚的一聲趴回枕上。
 
「客人!您點的東西好了!」搭配上叩門的老闆娘的聲音自門外傳來,我有點什麼嗎?......啊!
 
驚醒一般的我連忙從床上爬起,拿起桌上的繩子綁住染了色的長髮後我打開房門,矮小的老闆娘正端著一盤熱食站在門口,看到我的瞬間還稍微少女般的對著我笑。我禮貌性的笑著從(貌似不想放手)的老闆娘手中接過我點的東西並輕聲道謝請對方快點走樓下有人在喊了。昨天忙到天亮才睡,我真的沒有精力去應付你啊老闆娘!
 
將食物擺到桌上後,我坐在床上不雅的打了個呵欠,正對面牆上的鏡子將我的樣子全照了上去。原本一頭淡金色的長髮在二哥的幫助下染成了不太習慣的紫黑色,而原本天藍色的雙眼也改成了有些灰暗的銀色,想當初照鏡子時我還實實在在被自己的模樣給嚇了一大跳。當下還想『媽呀!這誰!?』之類的。
 
「......算了,我再睡一下好了。」
 
倒回床上後睡意一下子就向我襲來,果然身體還是不太適應這種大量的運動啊。在即將沉睡得恍惚前,窗外好像閃了一下......究竟要不要提防一下呢?不過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容易混入一些扒手也是挺正常的事。嘖,就不能讓我繼續睡下去嗎?一邊持續著腦部運動我一邊閉著眼裝睡精神緊繃的注意著周遭的動靜。細碎的沙沙聲掩蓋在樓下的吵鬧聲之下,不注意聽可能很容易就忽略了。
 
就是現在!
 
我抽出藏在衣服裡的短刀射向桌子旁的人影,對方似乎沒想到我醒著表情十分驚訝,但是動作卻完全沒有停格漂亮的閃過了,而我的刀子擦過對方『咚』的一聲插在牆壁上。
 
「你是誰!?」好大的膽子,趕來打劫我!
 
「這...這位小哥,別、別激動!」對方緊張的舉起雙手表示投降......誰是小哥啦!?我是女的!
 
「偷偷摸摸的進來是想拿什麼?就算是日行一善的童子軍也不會這樣當。」我一臉警戒的盯著對方,右手則慢慢摸到腿上另一個放短刀的地方。
 
「不...那個...我...」『咕嚕~!』對方話還沒說完,一陣肚子的飢餓叫聲突然插了進來。我看看他,再看看我桌上的食物,而他也看看我,再看向桌上的食物。
 
「你...來打劫晚餐?」
 
「......」對方一臉羞愧的看著窗外。
 
 
「我長這麼大第一次遇到有人打劫竟然是來劫晚餐的。」我一邊說著一邊叉起盤中的燉肉,而對方正狼吞虎嚥的把老闆娘送來的食物全吞下去,在我說完後對方正想反駁反被食物給噎著,我連忙倒了一杯水給對方。
 
「咳、咳,我...我不是來打劫食物的...只是出任務好幾天沒吃...聞到味道就...。」對方搔了搔一頭凌亂的褐髮,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任務?你是冒險者還是傭兵?」我問。
 
會在這塊大陸上接任務的,就我所知只有冒險者和傭兵,但是對方不管哪一個都不像。畢竟帶著一付大眼鏡又穿著長袍一臉文弱書生樣的人,很難想像他會是冒險者,不過剛剛那個漂亮的閃躲又感覺對方沒有外表這麼簡單。嘖,這種人最難猜了。
 
「應該算冒險者吧?」對方嚼著麵包不確定的回答。不要給我掉屑屑!我一臉厭惡的盯著掉下的麵包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還沒問對方的名字。
 
「啊,還有一件事,請問您如何稱呼?我叫亞利艾‧羅倫,擅長弓箭。」
 
「我?我叫安‧賽特,......擅長...祭咒。」
 
對方說完名字後在講到擅長的東西明顯的遲疑了。該不會你就是因為祭咒太爛所以被困在外面太多天導致差點餓死吧?不過你的身手的確也不像祭咒師,像的只有外表而已。我知道了!你是披著祭咒師外皮的武者!
 
「總之,非常感謝亞利艾你這次的幫助,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的。」對方吃完飯後十分認真的向我到了謝,而後起身走向窗戶,窗‧戶?
 
「賽特先生,你走窗戶?」我指了指門,提問。你是準備去打劫下一家還是怎樣,有門不走走什麼窗戶?
 
「哈哈,有緣再見。」對方乾笑幾聲後,依舊翻過窗戶跳了出去。
 
「哈啊!」好累。我看著對方走遠後,揉了揉疲憊的眼,明早還要去市中心佈告欄去找找有什麼可以接的任務,趁二哥要我幫忙的事之前的空檔多跑跑才行,不然對方一定會笑我說要出去結果當個花瓶。我默默的想著爬到床上拉起被單準備睡上一覺,希望不要再被打斷了,等等有小偷來我一定把他當靶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