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際無能

關於部落格
  • 2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國03

 我一臉錯愕、嘴角抽蓄的看著眼前的人,而對方也很給面子的一臉驚訝的看著我。目前我正在市中心廣場旁的佈告欄,而身旁有許多冒險家和商人正來來去去的經過這裡,我和對方則並肩站在同一個任務前面。
 
「咳,又見面了,亞利艾小姐。」對方收起驚嚇的臉,故做正經的咳了聲後向我打招呼。
 
「嗯,真是巧遇,凡提弗先生。」我擺起笑臉回應對方。哪來的孽緣!
 
很不湊巧的,我又和昨天的打劫先生遇上了,而且我們還是要接同一項任務......這孽緣!在我無限腦中碎碎念的時候,我和他都來到了委託人的宅邸。怎麼說呢...這為委託人的宅邸十分漂亮,不只有前後花園庭院,還有整齊的園藝造景,外加一堆意義不名的雕刻,感覺真像暴發戶。
 
「兩位,這邊請。」
 
穿著整齊正式的老管家引著我和賽特兩個人,除去外面奇奇怪怪的東西,這房間裡面的擺飾也是堪稱一絕,放心,絕對不是稱讚的意思。真的是怪的超凡,用我的說法就是超沒品味的。
 
在繼續沒意義的思考時,我們兩人被帶到了貌似是主人書房的地方,一旁的侍女端上了茶與甜品,而管家也在稍微交代委託人等等就來後也退下了,整間房間只剩我和他。
 
「沒想到亞利艾小姐會選擇這類的任務。」
 
「嘛。因為酬勞頂高的。」而且順路。「凡提弗先生你呢?」
 
「不要用敬稱了吧,直接叫我賽特就可以了。酬勞高也是一點,而且剛好目的地和我要去的方向同路。」
 
「哇阿,賽特你去那種鬼地方幹嘛?」委託地可是超深山耶!要不是那是最快的捷徑,其實我也不太想經過,大國公主死在荒郊野外什麼得,要是二哥看到,他絕對會以『敗壞家風名譽』讓我死後無法安寧的。
 
「那亞利艾你......」
 
正當賽特要繼續我們的無意義話題時,書房的門被大力打開,一位......『品味特殊』得金髮男子滿面笑容得走了進來。為什要說品味特殊?明明這男人有臉蛋有身材還有錢,但是......整身金光閃閃的亮片外套和上面繡著扭曲人臉,實在讓我不敢恭維。
 
「兩位就是來解決我這小麻煩的幫手了吧?」
 
「是的,我是安‧賽特‧凡提弗,這位是亞利艾‧羅倫。」
 
聽到賽特的介紹,我微微點頭致意。基本上與委託人直接面對面私下的我根本沒做過,還是交給老手會比較保險一點。
 
「凡提弗先生和羅倫先生阿。」
 
我是女的。
 
「那我就長話短說了,你看看這裡,你覺得這裡缺少了什麼嗎?」男子擺手,笑的讓我有點討厭的樣子問道。見我們都不說話,男子笑的開心的説下去。
 
「這麼有錢的我,總有些沒辦法親自去收藏的東西,所以,身為冒險者的你們才會出現。」
 
「我這次要收藏的東西不難,在北方通往佐所法的另一條道路『不歸森』裡有個名叫月牙窟的山洞,那裏的最深處傳聞有這世間罕見的礦石,那可是連以礦產聞名的月犽國都採集不到的礦石。」
 
男人頓了一下。剛好僕人們進門更換了桌上已經冷卻的茶。
 
「你們的這次任務,就是為我帶回那裏的礦石,價錢比我在任務單上寫的高也沒關係,但是你們必須在時間限定內拿回來,沒有回來的話......」
 
男子面帶笑容,沒有說出後面的話。月牙窟裡的礦石我是略有聽聞,但是時間限制什麼的,我總覺得是不是不應該接下這任務。
 
「我們會在時間內回來的,卡道夫先生。」賽特微微一笑的應答,接著便拉著我離開那棟華麗的宅邸,不知道為什麼,在離開時我看到了宅抵上飄著幾朵不尋常的黑雲。
 
 
「那個我說啊,賽特,你不覺得那棟房子怪裡怪氣的嗎?」
 
現下我們正在剛剛的城中廣場附近的露天咖啡座裡吃著遲來的午餐,廣場那兒仍就是一堆人來來去去的。
 
「我知道啊。」對方嚥下一口烤牛排,在向肉派進攻的時後抽空回答我。
 
「可是我一開始進去的時候還是萬里無雲的大晴天耶!」好學生要就是要多問,而且你竟然說你知道!一開始就知道嗎!
 
「那是因為主人回來後才出現的,看來委託人也是做了些不怎麼好的事,還是很黑的那種。」賽特咬掉一半的肉派後,若有所思的回答我。
 
「我就知道那個品味差的傢伙不是好東西!」簡短的下了評語後,我看著堆疊在眼前的大量空盤,再看看我面前吃道一半的期間限定小羊排精緻套餐,原來我的搭檔是個吃貨嗎!?
 
像是看到我一臉嫌棄的臉,賽特一臉尷尬的笑了幾聲解釋道「抱歉,有些術法是嚴禁六根不淨的人使用。」
 
意思是你在儲存施法之前的飽食度嗎?這樣胃絕對會壞掉!
 
「我突然好不懂你的修練方式。」明明我們國內的祭司或是魔術師都不會這樣。
 
「恩......因為解釋起來有點麻煩,不過艾利亞小姐你放心,我這邊很安全的!」某人一臉自信的保證。
 
為什麼我感覺更加不安了!超不安的!我不相信!
 
「我們繞回主題吧,目前要想辦法怎麼走。」賽特在等服務生把空盤都收下去後,拿出了一張地圖,上面充滿了各式註解。把一些在地圖上因為太小或標記不便的地方或是水源都標註上去了。
 
「哇阿,真詳細!」我忍不住讚嘆,這和二哥房間的小地圖有得比。
 
「其實還可以這樣。」賽特語帶驕傲的說著。
 
只見他伸手撫過了地圖右下角得其中一個符號,瞬間地圖上得字漸漸退去,指留下了幾條通往目的地的路上還留著字。
 
「方便!不過字有點小可惜了。」
 
「當然不只這樣。」
 
賽特露出神秘的一笑,又撫過地圖上的另一個符號,接著拉出其中一條路,相對的其他路的字變得十分淡卻不會看不到,只是比較不會擾亂視線。而被拉出的那條路上的字,在賽特手指經過的時候還會適時的調整大小,並投立影像,看得我連連稱奇。
 
「這麼方便的東西賽特你到底是在哪裡買到的?黑市嗎?」快說說這樣跟二哥說他一定會去買的。
 
「這東西沒有地方能買到的。」對方更加驕傲的說著。
 
「那你怎麼拿到的?」寶藏嗎?
 
「我做的阿,在我決定量產前是不可能會出現在市面上的。」對方繼續用自傲到快可以看到鼻孔的臉說著。
 
......不對!我怎麼覺得某方面怪怪的!
 
「慢著!你說你的專長是祭咒來著!這根本不算在祭咒的範圍內吧!」我突破盲點的說到。
 
一般的祭咒師光是去專攻屬於他們的祭文就要一段時間,就算會有人偏旁去學魔法,也不會學到能做出這麼複雜機關的高深魔法,除非他根本就是個魔法師。
 
像是終於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的賽特,露出一臉糟糕了的表情。好樣的你騙我!
 
「不,呃......那個艾利亞你聽我說......」對方頓了一下,收拾了桌上的地圖。「這邊不方便說。」
 
雖然帶著疑問,不過我還是選擇跟著他走,大不了用二哥塞給我護身符逃走也行,而且我對我的弓還有點把握。
 
 
「關於專長是祭咒這件事,我並沒有說謊。目前我的確是在修練這方面的東西。」賽特一邊說,一邊攤開了地圖。
 
現在我們離開了剛剛吃飯的地方,來到了城鎮外的隱密小路上。
 
「那魔法呢?你這地圖一看就是當個魔法師絕對不會三餐不繼。」光這地圖都不知道能賺多少了,說不定能賺的比那個暴發戶僱主還有錢。
 
「......關於這方面我可能暫時不能說,不過我是學過一些魔法。而且......」
 
而且?
 
「我的夢想是當一名祭司而不是魔法師。」賽特一臉這是我的夢想阿!的星星臉。
 
我今天真真正正看到一個為了吃不飽的夢想而放棄銀子的傢伙,好樣的。你的魔法都被埋沒了啦!
 
「好......所以目前我們要怎麼走?」我伸手將其他條路也拉出來,有得彎彎曲曲會經過好幾個城鎮,有得根本往深山走,不過最後都會通到目的地。
 
「基本上如果走這條比較安全,而且路上能經過很多城鎮,但是時間會較久,可能只能趕在時限前解決。另外幾條比較危險,但是相對的旅行的時間也會縮短。艾利亞你覺得呢?」
 
其中一條路程最短的路剛好被我看到,帶著好奇跟偷懶的心情,我拉出了那條路。
 
「走這條吧,最快。」我說,賽特看了看那條路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這條嗎?不過聽說最近這邊的部落好像狀況有些問題。」
 
「可是這是最快的吧?因為我這邊還有事,必須快點解決這個事情,而且這個部落裡有我想找的人。」
 
「艾利亞認識這裡的人?」賽特訝異的問。
 
我們所說的部落是個十分出名的閉俗的部落,不過認識的不是我是我二哥,我挺好奇那傢伙是怎麼把魔爪伸這麼遠的。
 
「恩......算‧吧?」
 
賽特一臉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明顯得懷疑。
 
「好吧,既然艾利亞小姐要走這邊,那就繞過去吧。」雖然懷疑我的話,但是既沒阻止我也沒勸說我的賽特就如此好說話的收好地圖準備上路。
 
嘛......既然二哥讓我過去,大概已經都準備好了吧?我可不想丟臉的死在外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